當前位置:首頁 > 逸聞趣事

一戰賺了1250億,恐怖的新任四川首富

發布時間:2022年10月10日     瀏覽次數:2147次

                          通威集團董事局主席 劉漢元

      過去十幾年,四川首富的寶座一直被新希望的劉永好家族牢牢占據,但這個記錄在去年終于被人打破。

      據《2021胡潤中國百富榜》顯示,通威集團董事局主席劉漢元以1250億元的身價打敗劉永好,成為了新任四川首富。

      雖然近段時間有所回調,但拿到光伏行業入場券的劉漢元,隨著碳中和政策的實施,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都會成為這場財富盛宴的主角。

      和劉永好的發家經歷相似,劉漢元也是從養殖做起,然后切入上游的飼料環節。在做到行業第一后,開始布局多元化業務。

      但相比劉永好,劉漢元的擴張更加克制。除了農牧行業,他唯一跨界進入的便是光伏行業。

     “嚴控邊界,集中精力做好自己的核心產品?!眲h元一直提倡,只有做到穩居行業前三的時候,你的擴張才更加安全。

      截止目前,通威已經拿到了多項世界冠軍。它不但是世界最大的水產飼料生產商,還是光伏產業中多晶硅料和太陽能電池片的全球王者。

     據通威股份財報顯示,公司2021年實現營收634.91億元,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84.86 億元,最新市值達2574億元。

      按照35.08%的間接持股比例計算,劉漢元的身價目前超過903億元。

      在被記者問到“能給現在的年輕創業者什么建議”時,劉漢元語重心長道:

      “要真正找到一個切入點,不嫌它小,然后持之以恒,找準目標,一直堅持下去,熱愛下去,最后才有可能成功,我們很多人就是沒有這種耐心?!?/span>

      01不解之緣  學習淡水養殖,成漁場技術員

      1964年12月,劉漢元出生在四川省眉山縣(后升級為眉山市)的一個農村家庭。

      他自幼天資聰穎、勤學好問,僅用6年時間就讀完了小學和初中,得到的獎狀也是貼滿了家中的墻壁。

      學習之外,劉漢元還對電子產品充滿興趣。據他自己透露,但凡接觸過的收音機和音響,他都能拆掉后完整地組裝起來。

      本來按照劉漢元的學習成績,他完全可以考上一所重點高中,然后大概率再考上一所重點大學。

      但由于家境困難,父母希望劉漢元早點出來工作,14歲的他因此在初中畢業后選擇進入一所中?!拇ㄋa學校就讀,學習淡水養殖,從此跟魚結下了不解之緣。

      1981年,畢業后的劉漢元被分配到眉山縣水電局兩河口水庫漁場,成為一名月薪33元的養殖技術員。工資雖然不高,工作環境也一般,但水電局的工作讓劉漢元有機會經常借調到四川各地做水資源調查,他對漁業養殖也有了更深一步的認識。

      四川是中國水域面積較廣的省份,但它的水產品在當時卻是少得可憐,平均每人對魚的消費每年不到一斤。劉漢元清楚記得,1983年的春節期間,成都市場上豬肉只賣0.99 元/斤,而鯉魚卻賣到了12-13元/斤,水產品的緊俏程度可見一斑。因此,那時四川也開始出現不少“養魚萬元戶”。

      不過劉漢元在考察這些萬元戶時發現,他們大多是在池塘養魚,這樣生長出來的魚帶有一股土腥氣,而水庫養殖的魚卻新鮮許多。但水庫養魚也有缺點,不但生長速度慢,而且只能散養,不易形成規模。

      最后,劉漢元在一本專業雜志上找到了解決辦法,那就是德國的渠道金屬網箱式流水養魚技術。

      網箱養魚,顧名思義就是在不影響渠道過水的前提下,將網箱固定在渠道一側的邊坡上,進行流水養魚。這種養魚方式不占耕地,也不與灌溉爭水,最重要的是經濟效益更高。

      為了引進這項技術,也為了改善家里的生活,劉漢元決定自己親自下場試驗養魚。

      02一舉成名  網箱流水養魚,要賺錢學漢元

      經過一番調研,劉漢元將網箱設置地點放在了自家附近水電站的尾水渠“蟆頤堰里”。

      不過在向信用社申請貸款時,劉漢元遭受了許多嘲諷,沒人相信他要引進的這項養魚技術:“電站溝溝里頭養魚,你妄想吃湯圓啊?!?/span>最后還是劉父心疼兒子,賣掉家里唯一的兩頭豬,籌齊500元,劉漢元才有了啟動資金。

      網箱流水養魚在中國前所未有,劉漢元一開始也是借鑒書本,摸著石頭過河。后來劉父在回憶這段日子時,不禁眼圈泛紅:“那時候,真的是太苦了?!?/span>

      劉漢元起初并沒有辭職,而是一邊在水電局上班,一邊操持著他的養魚大業。由于資金有限,劉漢元便自己學電焊,然后買廢鋼管做金屬網箱。做好時正值寒冬臘月,父子倆不得不冒著嚴寒下水安裝,劉父甚至因此右腳韌帶斷裂,差點造成殘疾。此外,在魚苗投放后,劉漢元開始研制富有營養的魚飼料。但因為沒有機器,一家人只能天天手搓制作,流血起繭那是家常便飯。不過養殖最怕的還是疫病。為此,劉漢元也是殫精竭慮,定時觀察魚苗的長勢,隨時準備應對的方法。

      就這樣磕磕絆絆過了7個月,劉漢元的網箱流水養魚試驗在1984年正式驗收。結果讓劉家滿心歡喜。在這個64平米的網箱里,一共被撈出2781斤魚,折合畝產達2.53萬斤??鄢B殖成本后,劉漢元整整賺了1930元。

      要知道當時四川養魚畝產最高還不到2萬斤,劉漢元試驗出的“渠道網箱式流水養魚”技術創造了新的記錄,《四川日報》在頭版顯著位置也報道了這項發明。

      時任四川省水產局副局長的楊全成得知這個消息后,更是興奮得大叫:“要將這個技術像老母雞孵小雞那樣,在全省推廣,帶出一窩來,帶出一片來!”

      隨即,在“要賺錢,學漢元”的號召下,大大小小的養魚網箱開始出現在四川的各個河湖溝渠。

      兩年后,國家科委、農業部也分別將劉漢元的養魚技術列為「星火計劃」項目和「豐收計劃」項目,在全國大力推廣。

      沉寂上千年的中國水產行業,頓時重新煥發出勃勃生機。

      03聚焦優勢  農民做不好的,我們來做

      如果劉漢元只是一直做個養魚大戶的話,那他應該很難有今天如此巨大的成就。

      事實上,當網箱養魚開始在全國推廣時,劉漢元便將自己的事業重心轉移到了產業的上游:魚飼料。

      彼時,養魚熱潮產生大量的飼料需求,但飼料生產需要研究復雜的營養配比,這一環節只有既懂技術又懂養殖的劉漢元才能完成。

      因此劉漢元意識到,與其養魚,自己還不如投身到能夠發揮核心競爭力的產業環節。同時,這種選擇也符合劉漢元后來提到的“飯碗理論”:“誰和農民直接搶飯碗,誰就沒有飯碗;誰給農民飯碗里添油加肉,誰就有飯碗。我們的理念是農民能直接做的,原則上我們不做;他們做不好的,無論技術、配套服務、品牌打造等,都由我們來做?!?/span>

      于是,劉漢元便正式從眉山縣水電局辭職,并在1986年3月10日成立了眉山縣漁用配合飼料廠,專門生產“科力牌”魚飼料,寓意是“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

      相比柳傳志、王石、張瑞敏、劉永好等人,劉漢元的正式下海雖然比他們晚了兩年,但比很多人還是果敢了一些。對此,劉漢元談到:“當時我只關心一個問題:在原來單位做的事情多,還是下海做的事多?答案顯而易見:下海做的事情多。

      既然下海做的事情更多,就說明你的貢獻更大,你的人生價值也更大,這還有什么可考慮的呢?”

      這句話不僅說服了劉漢元,還說服了很多人和他一起并肩作戰。

      對于養殖戶來說,他們最關心的是如何用最少的投入產生更大的效益。其中,魚飼料的餌料系數是關鍵,餌料系數越低,單位營養價值就越高。因為飼養效果良好,“科力牌”魚飼料一經推出,便廣受眉山周邊漁戶的歡迎。行情最好的時候,有些漁戶甚至需要排隊7天才能買到。在火熱的需求推動下,到了1991年,科力牌魚飼料的產銷量達到了5600噸,餌料系數也在不斷改進中達到了世界先進水平。

      不過,原來的那個小廠房已經遠遠滿足不了業務的發展。于是,劉漢元又在1992年斥資1000萬元,在眉山城北建起了一座現代化的大型飼料廠。

      同年,公司的名字也正式改為四川通威飼料有限公司,寓意為“通力合作,威力無窮”。

      為了打響通威的名氣,也為了招賢納士,劉漢元還花費十萬元在《四川日報》連續刊登了兩周的招聘啟事和廣告。

      “科技能使衛星上天,科技也能使你養魚致富”,成了1992年通威火遍四川的廣告語,科技二字也成為了日后通威的企業底色。

      對于自家產品的質量,劉漢元有著十足的信心,因此他才敢在報紙上發表聲明:“有誰因為質量問題而放棄使用通威飼料的,獎勵1萬元?!?/span>

      “我們要將心比心,換位思考,一切問題都從用戶的需求角度考慮?!眲h元在接受《四川日報》采訪時說到。

      除了高質量飼料的需求,劉漢元在全國擴張中還發現漁戶的另一個重大需求,那就是賣魚。因為市場供過于求,競爭激烈,很多漁戶出現了賣魚難的問題。

      因此本著“飯碗理論”,通威開始與漁戶合作,以高出市場1-3元/斤的價格對他們進行回購,然后把回購的魚放在自己特殊的水環境蓄養。

      最后,等到品質達到最優的狀態,再以“通威魚”的品牌上市售賣,和漁戶最終取得了雙贏。

      隨著實力的不斷壯大,劉漢元開始延伸通威在水產及畜禽的產業鏈條,致力于把通威打造成一家集品種改良、研發、養殖技術研究和推廣,以及食品加工、銷售、品牌打造和服務為一體的世界級健康安全食品供應商。

      對于集團戰略的延伸,劉漢元后來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蘇丹紅、三聚氰氨、瘦肉精等食品安全問題肆虐全國的根本原因,就是因為產業鏈的生產機制是互相脫節、缺乏流程監管的。如果某個環節的供應商只顧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肆意添加違禁品,必然由此延及下游產品的質量。整個產業鏈的打通,或許是中國食品安全的一個破解之道?!?/span>

      到了2003年,深耕水產行業近20年的通威年收入超過120億,它在水產飼料領域的市場份額更是一枝獨秀。據相關資料顯示,當時國內每三條養殖魚中,就有一條食用的是通威飼料。

      攜此成績,通威在2004年選擇上市,成功登陸了上海證券交易所。

      04多元經營  深思熟慮,進軍光伏

      “一個企業應該把自己最擅長的商業機會做精、做專,只有在行業里面處于絕對優勢地位后,才能真正支撐未來公司長治久安的發展?!?/span>劉漢元在接受《商界》雜志采訪時說過。

      2006年左右,通威已經成為中國水產飼料和養殖領域絕對的龍頭企業。但從營收的增速來看,通威顯然接近了市場的天花板。

      為了尋找企業的第二增長曲線,劉漢元開始帶領通威多元化發展。但相比劉永好而言,他的多元化比較克制,只進入了一個行業:那就是光伏產業。

      更確切地說,其實是光伏產業中的多晶硅料生產。

      至于為什么布局多晶硅?在接受《界面新聞》采訪時,劉漢元提到了兩個原因:一是愛好,二則是行業未來的需求。

      先說說愛好。

      前文提過,劉漢元從小就喜歡電子產品,只是由于家境原因,他最后不得不選擇學習水產專業。而電子產品的核心是半導體,半導體的核心則是多晶硅料。因此功成名就后的劉漢元曾經多次前往德國考察半導體產業,甚至在1995年還差點收購其中一家。

      只是最后因為市場前景不明,不得不放棄了合作。

      再說說行業未來需求。

      從2000年開始,光伏產業開始在世界嶄露頭角。前光伏首富施正榮正是在這一年回到國內,成立無錫尚德太陽能有限公司,成為了第一個吃螃蟹的勇士。劉漢元也關注到了光伏。在2002年入讀北大光華管理學院EMBA時,他還在論文《各種新能源比較研究與我國能源戰略選擇》中,形成了太陽能光伏發電將成為未來清潔能源主要發展方向的研究成果。而德國政府在2004年頒布對光伏發電進行補貼的《新能源法》,更是堅定了劉漢元的想法,他決定陸續進入這個行業。剛好,2004年9月,四川巨星集團董事長唐光躍找到劉漢元,希望他能投資一個新上馬的氯堿化工項目。而氯堿化工中的三氯氫硅正是生產多晶硅的原料之一,正愁找不到切入口的劉漢元欣然答應。

      整體來說,劉漢元對通威的戰略抉擇還是相當謹慎。從2004到2006年,國內許多地方政府都在扶持多晶硅產能的建設,其每公斤價格也從幾十美元上升到了150美元。

      而劉漢元定力超凡,到了2006年12月才宣布,通威開始全力以赴進軍多晶硅產業,并于次年5月與巨星集團在樂山市聯合設立專門的子公司——四川永祥。

     “我們整整用了近兩年的時間,對整個多晶硅乃至太陽能光伏產業的各個方面進行了充分論證。經過深思熟慮后,我們才決定全面進軍到新能源領域。在可預期的未來,新能源必將是引領世界經濟增長的火車頭?!?/span>后來接受《第一財經》采訪時劉漢元表示。

      05一波三折  金融危機,歐美雙反

      相比在水產行業的順利發展,通威在光伏產業的征程可以說是一波三折。

      2008年初,就在四川永祥的硅料產線馬上投產前,通威集團火急火燎地把四川永祥的資產注入到旗下上市公司通威股份。

      此時,多晶硅的價格已經漲至500美元/公斤,而成本僅800元人民幣/公斤。在暴利預期下,通威股份的股價從年初的6.05元一路沖高至11.63元。

      然而好景不長,剛剛進入光伏領域的通威股份就遭遇了滑鐵盧。

      金融危機的爆發促使國外光伏需求迅速減弱,要知道當時光伏外貿占據國內光伏產能的70%,再加上前幾年大量資本涌入硅料領域,整個行業的產能嚴重過剩,硅料價格開始暴跌。

      價格持續低迷下,通威股份不得不暫停四川永祥多晶硅二期的建設,還在2010年上半年將四川永祥賣回給大股東通威集團,緩解業績壓力。

      屋漏偏逢連夜雨。在金融危機之外,2011年至2013年的歐美國家“反傾銷、反補貼”政策,讓中國光伏產業進入了更加凜冽的寒冬。

      曾經國內的光伏巨頭無錫尚德、江西賽維因為產能過剩、負債過高,資金鏈斷裂,都倒在了這個時期。

      相比前面兩者,四川永祥在硅料產能上的擴張沒有那么激進,再加上母公司通威集團的輸血支持,公司進入了一段蟄伏期。

      “發展可再生清潔能源將是中國經濟的必由之路,光伏產業肯定還存在壯大的可能?!痹诮邮堋睹咳战洕侣劇凡稍L時,劉漢元談到當初堅持的原因。

      同時,在談到如何應對行業危機時,劉漢元還表示:“行業煎熬之時,永祥多晶硅是低流血狀態,最多有2億元的虧損。該停產就停產,該控制就控制。企業只有安全地活下去才能迎來新的一天,否則一切都不可能發生了?!?/span>

      2013年,“歐美雙反”告一段落,光伏企業已經大量倒閉,不過國內開始興起了光伏電站的建設熱潮。這是政府的頂層設計,畢竟光伏發電站的擴大將直接帶動整個光伏產業的發展。

      劉漢元自然也注意到這個趨勢。在他的主導下,通威集團不但收購合肥賽維,成立通威太陽能,進入光伏電池片制造環節,還開創“漁光一體”的發展模式,切入了發電站終端。

      所謂漁光一體,指的是在水產養殖的水面上建立光伏發電站,從而形成水下養殖、水面發電的全新商業模式。這種模式不僅可以節省土地資源,還可以為水產養殖創造新的收益。

      其實早在2002年,劉漢元就提出“漁光一體”的概念。只不過那時通威的水產養殖業務尚未形成規模,這個構想就被暫時擱置。

      而2013年開始的光伏電站建設潮給了劉漢元一個契機,他決定將多年以來的設想付諸實踐。

      兩年后,被譽為國內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漁光一體”項目——通威如東基地正式建成,同時實現了并網發電。

      據通威數據顯示,“漁光一體”的模式使得基地單畝利潤比單純水產養殖提高了5—10倍,市場前景十分廣闊。

      06苦盡甘來  錯位競爭,晉身全球光伏王者

      2015年,國內光伏產業開始全面復蘇,苦盡甘來的劉漢元決定重啟多晶硅產能的建設,當年通威就宣布多晶硅年產能突破了7萬噸。

     次年,劉漢元更進一步,又在包頭投資建設了年產能5萬噸的高純晶硅及配套新能源項目,一舉將多晶硅產能提高到12萬噸,躍居世界第一。

     正當劉漢元意氣風發、準備大展宏圖時,光伏市場又出現了新的變化。

     光伏市場一直存在多晶硅和單晶硅的技術路線之爭。隨著成本和政策優勢的上升,從2015年開始,單晶硅開始成為光伏硅料市場的寵兒。

     就硅片市場份額而言,單晶硅從2015年的15%上升至現在的90%,而單晶硅太陽能電池板的出貨量也早在2017年就超過了多晶硅。

     這種變化其實對通威的多晶硅業務影響不大,畢竟多晶硅也是拉制單晶硅棒的原料,但處于行業中游的電池片環節就深受影響。

     因此,劉漢元不得不再次作出應對。

     2017年,通威股份宣布與單晶硅龍頭企業隆基股份及天合光能組建合資公司,共同投資單晶硅棒項目,全力轉型生產單晶硅電池片。截止目前,通威單晶硅電池片的占比已經達到公司總量的98%。

     至于中間的硅片和下游的組件環節,通威暫時沒有進入,而是選擇和隆基、晶科能源、天合光能等伙伴合作。

     用劉漢元的話說:“我們要走專業化路線,聚焦自己的優勢環節,從而實現有所差異、有所錯位的競爭和產業分工?!?/span>

     過去幾年,得益于光伏產業的大爆發,不少公司賺了個盆滿缽滿,通威也不例外。

     從營業收入來看,通威股份從2016年的208億元暴漲至2021年的634億元。

     從收入結構來看,通威股份的“含飼量”越來越低。截止2021年年底,其光伏業務規模達到了飼料業務的1.5倍。再細看通威在光伏的三個板塊:多晶硅的產能已達23萬噸,全年出貨量為16.77萬噸,占全球市場份額超20%;電池片產能達50GW,約占全國當年產能的15%;光伏電站則處于發展階段,目前已擁有48座光伏電站、累計2.7 GW的裝機量,全年結算電量達30.90 億度。

     不得不說,經過十幾年的布局和謀劃,光伏產業已經撐起了通威股份的半壁江山。

     雖然通威成功實現了多元化經營,但在接受《福布斯》雜志采訪時,劉漢元的態度依然謹慎:

     “多元化發展需要慎之又慎。從現實角度去看分工理論,事實上不是你愿不愿意,而是你能不能的問題。

     因為分散精力的話,可能你能做到的強度、能夠鞏固的優勢就越有限,競爭力就越不足,企業就越做不大、做不強。

     與此同時,你不能一味想當然地要做大,要真正思考一下,是不是能夠在這個行業像釘子一樣扎進去、站得住,并且還要看是不是能在行業的前三。即使進入前三名,還要考慮是否能較長時間處于前三名。

     如果這些條件不成熟,貿然地進去,投入得越多,包袱會越重。這些都是投資中值得我們思考的問題?!?/span>

     07經營哲學

     1、三分戰略,七分執行

     “三分戰略,七分執行。沒有執行力,戰斗力就會一塌糊涂,效率也會極其低下,最終市場競爭力就會處于落后和淘汰的地步?!?/span>

     劉漢元一直以來對通威員工的執行力要求嚴格。

     2013年,通威在收購賽維合肥工廠時,還是太陽能電池片的行業新兵。不少業內人士對它冷嘲熱諷:“誒喲喂,做飼料的也要進軍高精尖領域了!真是天下奇聞啊?!?/span>

     通威人沒有辯論,而是用亮眼的事實和成績給予回應。

     為了趕進度,通威太陽能(合肥)工廠的高管把“家”搬進了工廠,隨時準備深入到一線。

     比如他們會去車間地板上、角落里摸一摸,檢查生產過程是否潔凈。因為如果車間有灰塵,會影響電池片的A級品率,造成產品不必要的損失。

     就這樣,僅開工兩個月,通威太陽能的第一條生產線便正式投產。

     市場團隊也很拼命。他們立下3個月為限的軍令狀,帶著電池片樣品,往返于各地幾大下游廠家。

     通常上午在一個城市談業務,下午就會出現在另一座城市。最頻繁的時候,他們一天能跑到4個城市,通威太陽能的業績就是這樣一點一點跑出來的。

     “在商界當中,你跑慢了,有時候東西再好也要掉隊?!眲h元對速度和效率有著執著的追求。

     正是這種執行力,到了2014年9月,這家全球最大的電池片單體工廠就實現滿產,次月更是開始盈利,隨后便迅速與同行廠家拉開差距。

     2、利潤隱藏在細節中

     “比同行做得更精細、更突出,就能做到比同行更高的利潤率,員工收入就可以更高?!眲h元對公司成本的控制也達到了極致。

     劉漢元認為,公司要實現技術領先、成本領先和規模領先,成本低于行業平均水平是企業必不可少的競爭力。這樣看上去,大家價格雖然不相上下,但它的市場能力實際上比同行更強。

     據浙商證券數據顯示,從成本構成來看,硅料的生產成本主要由電力(約40%)、硅粉(約20%)、折舊(約10%)、人工(約10%)構成。

     由于在硅料生產過程中,硅粉的用量幾乎不會發生變化,因此各家企業的生產成本差異主要體現在電力成本和折舊方面。而在電力成本方面,行業平均電耗達到66.5kwh/kg,通威卻可以做到約55kwh/kg。

     因此,通威股份的硅料生產成本在行業中處于領先地位。

     換而言之,通威比同行具備更強的盈利能力,一旦打起價格戰,通威也更容易活到最后。

     3、有所為,有所不為

     “總是覺得別人家的飯好吃,走到別人家去吃他的飯,結果回家發現自己的鍋灶都被端走了,因為別人也是這么想的。所以為什么不看住自己的鍋,然后把自己的飯做得又香又有競爭力呢?”針對如何保持企業穩健發展的問題,劉漢元在接受《商界》雜志采訪時作了一個形象的比喻。

     在經歷光伏行業幾個周期后,劉漢元有此理解也無可厚非。

     那些曾經光輝無比的光伏龍頭都是因為某一個環節做好了,就想去做全產業鏈,后面做好了要去做前面,前面做好了要去做后面,最后幾乎都是在拉長自己產業鏈的過程中遭遇到重大挫折。

     更無奈的是,人們往往好了傷疤就忘了痛。10年沒過,5年不到,大家就又覺得把產業鏈拉通,是增加自己競爭力的有效方式了。

     因此面對產業鏈布局,劉漢元一直倡導行業分工有所為、有所不為。在現代社會大工業、大規模分工協作背景下,任何一個企業都難以支撐長鏈條、全鏈條和自成體系的競爭能力的創新維系。

     所以他一直堅守的原則就是嚴控邊界,集中精力聚焦做好自己的核心產品。

     “哪個行業能夠率先實現這種差異化的競爭生態,哪個行業就會更加健康發展?!眲h元告訴《界面新聞》。

      08寫在最后

      從一個賣魚翁到叱咤光伏行業的四川首富,從一個小魚池到市值超2500億的龐然大物,劉漢元和通威集團的成長沒有什么驚天動地的崎嶇故事,有的只是幾十年如一日的靜水流長。

      就連劉漢元都十分感慨:“不敢想像,當初弱小的我們,不知不覺竟成長到這個規模?!?/span>

      企業失敗往往只需要一個原因,而成功尤其是連續成功,則需要多個因素的共同作用。

      對社會需求的把握,對科學技術的信仰,對優勢能力的聚焦,對產業擴張的謹慎,對商業效率的追求,都是通威今日成就的基石。

      俗話說四十不惑,今年也是通威成立的第40個年頭。站在這個新的起點,劉漢元內心越發堅定:

      “一個著眼于最基礎的食品安全,一個著眼于未來的能源安全,通威這兩個戰略目標和愿景,是真正對人類有貢獻的,讓我們睡覺都很踏實!”

      過去十幾年,四川首富的寶座一直被新希望的劉永好家族牢牢占據,但這個記錄在去年終于被人打破。

      據《2021胡潤中國百富榜》顯示,通威集團董事局主席劉漢元以1250億元的身價打敗劉永好,成為了新任四川首富。

      雖然近段時間有所回調,但拿到光伏行業入場券的劉漢元,隨著碳中和政策的實施,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都會成為這場財富盛宴的主角。

      和劉永好的發家經歷相似,劉漢元也是從養殖做起,然后切入上游的飼料環節。在做到行業第一后,開始布局多元化業務。

      但相比劉永好,劉漢元的擴張更加克制。除了農牧行業,他唯一跨界進入的便是光伏行業。

      “嚴控邊界,集中精力做好自己的核心產品?!眲h元一直提倡,只有做到穩居行業前三的時候,你的擴張才更加安全。

      截止目前,通威已經拿到了多項世界冠軍。它不但是世界最大的水產飼料生產商,還是光伏產業中多晶硅料和太陽能電池片的全球王者。

      據通威股份財報顯示,公司2021年實現營收634.91億元,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84.86 億元,最新市值達2574億元。

      按照35.08%的間接持股比例計算,劉漢元的身價目前超過903億元。

      在被記者問到“能給現在的年輕創業者什么建議”時,劉漢元語重心長道:

     “要真正找到一個切入點,不嫌它小,然后持之以恒,找準目標,一直堅持下去,熱愛下去,最后才有可能成功,我們很多人就是沒有這種耐心?!?/span>

                                                                   來源:財商觀察

欧美性性性性性色大片免费的